首页 > 新闻时政要闻 > 正文

民企新年调查录②|市场的惊涛 被动去闯不如主动去“耕”

编者按:复杂、严峻、多变的外部经济形势,给企业生存发展造成压力。新形势下,浙江企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,有什么样的应对,需要什么样的帮扶?新年伊始,本端记者奔赴杭州、绍兴、台州、金华等地,深入8个县市的30家民企开展调查,结果发现,成本高企、市场变幻莫测最让企业发愁,而曾支撑浙江经济快速发展的块状产业链优势正面临新的挑战……请看本端记者的民企新年调查录。 

市场的千淘万漉,对企业来说最正常不过。然而在这个冬季,记者感受到市场的复杂与未知。

既看到市场的“冰”——夜晚的开发区,占地100余亩的印染厂房里,一台印染机缸唱着“独角戏”,往年这时,机器不停歇。

又遇见市场的“火”——深夜,一家汽车零部件公司生产车间灯火通明,国内外订单如雪花般纷至,这里24小时不打烊,工人三班倒,每一秒开足马力。

国际经济不确定因素增强,转型升级的道路依然艰险,开拓潜在市场仍需披荆斩棘,有人感叹“前所未有的艰难”,也有人惊喜“历年来最好的时机”。但更多人说,选择做企业,就选择了风浪。面对市场的惊涛,他们苦练内功、风雨兼程。

或许,这是“不确定”市场里最真实的状态。不同的人、不同类型的企业,起点不同、方向不同,他们在顺应,他们在坚守,他们更在改变。

“不管你愿不愿意

风浪就在那里”

1月7日,记者启程调研的这天,中美经贸磋商正紧张进行。在海纳威旅游用品公司,1000多名工人奋战在20条软箱生产线和4条硬箱生产线上,生产发往美国的行李箱。

2018年1月至11月,杭州对美国出口增幅仍好于全市出口平均水平,但海纳威总经理吴海龙忧心忡忡。“目前还稳定,但以后的发展,心里没底。”交谈间隙,他下意识地点击手机刷新消息,不敢错过任何有关经贸磋商的新闻。

“不管你愿不愿意,风浪就在那里,这一天总会到来。”吴海龙边说边介绍办公室里的客人。我们到来前,他在和本地板材供应商们洽谈。箱包从泰国出口美国是零关税,他们几家工厂2018年已在泰国买了土地新建厂房,要把一部分产能转移过去。

“几十年了,我们待在余杭哪儿也不想去,先不说像‘最多跑一次’这样的公共服务,就是劳动力的素质和生产效率,泰国就远不及国内。”吴海龙坦言,“当变化成为一种常态,就不能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。”

吴海龙终于说服自己走出去,与其说是产能转移,倒不如说是规避风险。而义乌的王斌,早已感受到一家家企业走出去给行业带来的“蝴蝶效应”。

在相框行业,王斌集团曾是国内最早也是最大的生产商。然而,当竞争者逐渐来到东南亚和中东,带动当地相框产业如雨后春笋般生长时,他面临的就是价格战的残酷现实。果然,近年公司每年相框的平均销售额维持在2014年的1/3。好在公司迅速把主打产品更换成装潢材料,年销售额近9亿元。

变,是市场的常态,过去的路径依赖,会在风浪中成为最具挑战的“坎”。台州,全球最主要的小型泵与电机制造基地。温岭,小微型泵产量全球第一。看似不可撼动,依然遭遇不小冲击。全球泵业主要研发生产基地在意大利的中北部,目前当地产业回流,贴牌生产的温岭就到了风口浪尖。

供需的松与紧,价格的高与低,生意的冷与热,市场的指挥棒总是无情诉说着规则。然而,当理性的市场与感性的人碰撞,总会激起让人唏嘘感叹的一幕幕。

在新昌,五洲新春董事长张峰进退两难。从生产轴承套圈配件到汽车转向机轴承,公司曾凭借比日本同类产品价格低两成的优势,拿下了宝马、通用等公司的订单。但是在现在的大环境下,涨价,意味着失去得之不易的竞争优势;保价,则是做一个亏一个。未来在何方?

在柯桥,浙江印染行业协会会长李传海壮志未酬。截至2018年11月底,全省印染行业产量同比下降1.6%、产值下降5.2%、销售总额下降4.9%、利润下降0.6%。在印染行业打拼27年,经历过数次市场大风大浪,这位“老水手”站在空旷的印染车间,字字坚定:“到了必须谋新出路的坎了。”

曾经的利润或许让人留恋,眼下的冷静未尝不是转机。面对世界经济的大海和产业创新升级的浪潮,新航道在哪里?

“彼岸并不远,但需要奋力地去拉近”

还是新昌的五洲新春,面对失去的订单,张峰勇敢开启“越洋之旅”。从东南亚到欧洲,再到中美洲,他锁定了新方位:墨西哥。

“一方面准备把转向机轴承业务向外转移,另一方面将全力打造智能车间。”2019年,张峰信心未减,他预计,通过规避外贸风险、扩大国内市场,公司销售收入依然能增长20%以上。

瞬息万变的市场,企业与人时刻面临选择,每一次“失去”的时候也在获得。在温岭的巨霸焊接设备制造有限公司,负责人曹鹏深有感触。

此前,一家国外企业曾采购了千余台常用电焊机,由于操作失误,这批产品少装了三四个配件。后来进行了赔偿但客户已无法挽回。巨霸沉下心来抓好质量管控,专门对流水线、产品包装等流程进行了改进。

质量为王、信誉至上、客户第一。道理至简,人们早已明了,但仍需在一次次的实践中彻底领悟。在采访中,企业负责人并不掩饰曾经为失误付出的代价,其实,正是那些坎坷,才能让企业成长和蜕变,也正是在坎坷中前行的人,看到了市场的海纳百川与无限可能。

从小目睹父辈的艰辛创业,永康正阳科技副总经理胡树理要在家乡知名的“小五金”产业里挖出“大金矿”。在生产车间,整装待发的家用智能电器被包裹在各国文字的箱子里;在充满设计感的产品体验馆,在一个巨幅的世界地图展板前,胡树理兴奋地展示他的蓝图。公司以前产品主要销往欧美,大都贴牌为主,小胡常为了一分一厘说破嘴皮。偶然间来到坦桑尼亚,销售经理说:“胡,中国制造(MadeinChina)几个字要放大,这会卖得更好,是品质的保障。”他组织团队展开市场调查,猛然发现中亚、非洲、中东等国家的需求其实与国内市场极其相似。在调整产品线后,新市场的业务迅速攀升,2018年公司的销售额增长至6.5亿元。这是一次全然不同的再出发,正如小胡所说:“彼岸并不远,但需要奋力地去拉近。”

在摸爬滚打中得出的经验,让他们在面对市场风浪时,可以不卑不亢。位于萧山瓜沥镇的佳力风能,副总经理沈汉生说到投入1000多万元研发二氧化碳热泵时眼睛里都闪着光,正当记者惊讶身居一个小镇竟能做到与国际顶尖水平同步,他略带遗憾地说,国内上下游产业还未成型,价格居高不下,国内市场还未打开。但他们从未后悔,随着技术的迭代,它终究会闪闪发光。

位于温岭大溪镇的威格泵业,总经理陈斌虽不会外语,却有与世界做生意的雄心。自从10多年前广交会上与墨西哥客商谈下500台的生意后,他的目标就转向海外市场。记者甚至难以相信他对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如此熟悉,但就是受到那次会议的启发,公司认准节能、减排,果断从做水泵零配件转型,对准欧洲市场,对“屏蔽泵”进行3年技术攻关,最终让自有品牌进入德国超市的货架。

市场到底是什么?一路采访的故事里,那是生存需要,是生活方式,是生命体验。企业对市场的信心如何?其实,越理解市场,越不会因为一时的困难而改弦易辙。很多受访的企业负责人都说,今天不付出代价,明天就要吃苦头。凭着这样的辩证思维,风浪中的他们,依然坚韧。

“既然准备过坎,就不大可能停下来”

其实,市场与生活一样,它本身不会停下来。

在玉环,记者碰到一位5个月前回乡工作的司机师傅。他常因家乡变化太大而找不到路,一位外国客商直接坐到副驾驶,说“我给你带路”——这些前来验厂、洽谈的外国人每年都要来玉环多次,中文讲得很溜。

有市场,就有人与人的沟通,正如歌中所唱“拥抱过就有了默契,你会爱上这里”。那些来来往往的客商,早已编织出一张精巧而坚固的市场之网,人们坚信,希望不灭。

永康经信局经济运行科科长陈逗逗,到了傍晚才结束企业走访赶回办公室写情况汇报,记者在数据中发现当地2018年新增6900多家企业,增长势头不减;萧山区经信局办公室副主任陈峰,随时都攥着走访企业困难梳理清单,边接受采访边忙着联系对接帮扶。岁末年初,千千万万个他们异常忙碌,或许不久就能为企业带来营商环境、贸易便利化的又一波利好。

站在一起、共克时艰,“既然准备过坎,就不大可能停下来。”灵翔铰链总经理陈新俊这样说。他是本次采访中年龄最小的企业主,才28岁。在略显破旧的厂房里,传来金属的冲压声,那天刚好有下游的大企业来验厂,还有小陈重金聘请的咨询公司来做管理流程优化。

加紧生产、争取订单、优化管理,或许这是眼下很多中小企业现状的一个缩影。记者一路探寻着企业的应对方式,最终发现他们有共同的特点:做好自己的事。

在东旺不锈钢,一个长1.5米的潜水泵电机外壳让记者分外好奇。这个不锈钢管件,让美国的知名净水器制造公司寻遍了当地82家生产商,最后千里迢迢在中国发现了它,即使因为不确定因素涨价,美国公司也“照单全收”。董事长潘欢钦道出其中的奥秘:全世界市场上,这样的管件两端内径尺寸偏差在0.15毫米至0.2毫米之间,但东旺将误差控制在了0.09毫米以内,直接优化了电机受力、潜水泵使用寿命。

在锦霸工贸,一款新研发的深井泵让记者惊叹其潜力。相比同类产品,它可节能15%至20%,且安装无需借助机械设备,两人即可操作。为了它,锦霸专门在温岭铁路新区开设一个占地23.6亩的新厂区,投产后每天可生产该款产品5000台,未来3年到5年内可占据10%左右的市场份额。

做精自己的产品,让它变得不可替代,最终得到强大的议价能力和生命力。市场的规律展现着它迷人的一面,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为它前赴后继、赴汤蹈火。的确,产品无谓大小,订单不管大小,悟到了市场的本质,就算风云变幻,我们也有“定海神针”。

直到现在,鑫帆暖通董事长蒋灵会站在40块荣誉牌前讲的一番话常浮现脑海:“不管是100件还是10件订单,我们都会认真对待。”

直到现在,金泰汽车部件的产品宣传册仍夹在采访本里。上面没有冰冷的金属产品,却有充满故事的工业艺术品,中国制造很动人。

一路行来,常有这样令人难忘的细节。30个企业的“众生相”,虽然远远不能代表全部,但它们的不屈、果敢与韧劲,却是眼下最珍贵的秘方。待到这一波风浪平静之时,就会发现穿越惊涛的自己有多么强大。

手记

“闯”市场到“耕”市场

与企业经营者的交流中,“市场”是始终绕不开的话题。

常有这样的印象,浙江人胆子大、能吃苦、爱钻研,敢于率先到世界市场的汪洋大海中去游泳。在这次采访中,我们感到一种变化。与以往的“闯”市场不同,现在他们在“耕”市场。正如一位浙商所说,过去从田野走向世界,如今从世界返回田野。“闯”和“耕”的区别,让人有不同的眼界和胸襟。

比如面对市场的周期,他们越能把危机当成机遇。不管企业规模如何,经济结构的调整和发展方式的转变,对于具体的企业来说都是要付出代价的,不可能轻轻松松完成,他们对品质的执着、对创新的追求,只要方向是对的,就要有定力、韧劲,不会因局部的、眼前的问题改弦易辙。

比如面对市场的波动,他们愈发懂得要做好自己的事。相比在市场中“偶遇”机会,他们舍得下本研究市场,更加懂得产品对于企业生命的决定性作用。

这是市场的荡涤带来的成长。在与很多企业主的畅谈中,我们分明看到了企业家精神,不禁被他们感染和打动。的确,优胜劣汰是市场简单却永恒的规律,市场需要聪明的头脑去驱使;但是,天道酬勤,市场更需要强大的内心去驾驭。

甚至连一位年轻的企业主都有这样的感悟:企业就如生长着的竹子,竹节代表了挫折,挫折让竹子成长得更高、更坚韧、更挺拔,也只有历经市场的风浪,才能缔造商业里的常青传奇。

志存高远,就不畏浮云遮望眼。从“闯”市场到“耕”市场,他们正续写自己在商业大潮中的履历。

来源: 作者: 责任编辑:黄雪芬
关键词: 惊涛 民企 调查 市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