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新闻 > 实时播报 > 原创新闻 > 正文

金华“芙蓉哥哥”:风雨网红十五年 最重要的还是健康

提示: 提起网红,芙蓉姐姐、凤姐、庞麦郎等,大家可能都知道,但提起信仰,许多人可能会问“他是谁”?但在过去的15年里,他真真切切地用自己的独特方式在网络上红过一阵子,在网络江湖里留下了“北有芙蓉 南有信仰”一说。15年来,芙蓉姐姐、庞麦郎等都已过气,信仰又如何呢?

金华新闻网1月23日消息    金华日报记者   吴俊斐

提起网红,芙蓉姐姐、凤姐、庞麦郎等,大家可能都知道,但提起信仰,许多人可能会问“他是谁”?但在过去的15年里,他真真切切地用自己的独特方式在网络上红过一阵子,在网络江湖里留下了“北有芙蓉 南有信仰”一说。15年来,芙蓉姐姐、庞麦郎等都已过气,信仰又如何呢?

昨日,记者在武义采访了信仰。

网络秀丑,被称为“芙蓉哥哥”

2003年至2005年,一个皮肤黝黑、服饰古怪、造型雷人、表情夸张的男子照片在天涯、猫扑及杭州、金华本地的论坛上热传。“强人,强发型。见过丑的,还没见过这么丑的。”“苍天啊,大地啊,哪位神仙哥哥下凡了啊!”“傻得挺可爱”“神经病”……在一片吐槽声中,这个男人靠着秀丑的方式,强势进入人们的视野,甚至一度与芙蓉姐姐并肩,被人称为“芙蓉哥哥”。

这名男子就是信仰。信仰真名叫汪前,1982年出生,武义人。

“我从小在金华市区跟着爷爷奶奶长大,9岁才回到父母身边,由于各种原因,总感觉自己的行为习惯与班上的小朋友很不搭,学习成绩也不好。”学生时代,汪前很是自卑、郁闷,甚至一度厌世。直到1999年,他喜欢上了日剧,特别是日剧《一公升的眼泪》,给了他勇气和力量。

“我要像剧中的主人公一样努力、自信地活下去。” 为了找到自信的感觉,汪前开始穿日系服装,2003年11月,汪前用“信仰”的网名,把第一组穿日系服装的照片发到了“杭州人家”论坛时尚板块,没想到引起了轩然大波,网友们用各种网络语言嘲笑着他另类的服饰、欠佳的长相。评论一页一页地被刷新,一直默默无闻的汪前看到自己一夜之间成为焦点,感觉有种被关注的快乐。

“从小我就喜欢唱歌,喜欢表演,但从来没人关注。”无心之举竟有如此收获,加上当时芙蓉姐姐等开始出现在网络上,汪前开始用信仰这个网名有意为之。“既然想走这条路,管他是赞扬还是辱骂。”

当起演员,网上一下子“火”了

一些网友开始在网上模仿他的动作,也有一些网友把他的照片进行PS或者制作成动画,发到网上,“芙蓉哥哥”“猫扑六壮士”等荣誉也在这个时候“加身”。

渐渐地,信仰越来越喜欢在网络中生活。在一群热心网友的筹谋策划下,他决定走艺人路线,用歌手的身份创造“网络神话”。2005年,他与金华市区一家文化公司签了约,参加了本市的一些比赛,但效果并不理想。一些单位、一些电视台也开始邀请他去录节目。新浪网、东南卫视、光线传媒及本地的一些媒体等纷纷对他进行了采访,国外的一些华人网友也开始联系他。一些服装经营者也开始固定给他送店里的新款。

然而信仰没能真正地创造出“神话”。

“签了本地和北京的几家文化公司,一个个说的比唱的好听,都说要对我进行包装,有的甚至说要送我去韩国培训等,但后来都没了下文,我只好自己找出路。”一个偶然的机会,信仰在客串《金华青年》的演出后,决定开启演员生活。他利用自己平时积攒起来的人气和那个时候认识的一些朋友,加入一些影视剧QQ群,主动推荐自己。这些年,他利用自己无厘头的气质,先后参加了《疯狂的婚礼》《爱情拯救兵团》《无厘课堂》《亲爱的我们的曾经》《盲少爷恋上我》等20多部网络电影的拍摄,出演了男二和一些配角等。

“他一直很努力,可以说这些年接的活才多了点,我看过他演的这些戏,感觉他演得很投入,但要成为主角不太可能,这点收入无法养活自己,我建议他把演戏作为副业,找份工作。”在金东区孝顺镇一家医院工作的金中,2009年通过论坛与信仰成了朋友,这些年他多次劝说信仰“现实一点”,但“信仰似乎一直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”。

“拍戏可以体验不同的人生,对于那些适合我的角色我可以充分发挥。”拍戏很辛苦,经常要通宵,但信仰喜欢这种剧组管盒饭和住宿,并能给予几千元报酬的生活。“我平时消费很低,剧组给的报酬不高,重要的是我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。”

患上尿毒症,用自己的方式抗争

一年拍几部戏,不工作的日子就在家里刷刷手机,信仰一度对这样的生活有些满足。可疾病却悄然而至。

2014年12月,因为生活长期没有规律,信仰患上了痛风,在没去医院检查治疗的情况下,自行购买了一些消炎与止痛药服用。2015年,他被诊断出患有慢性肾炎。“2015年至2016年频频痛风,因为没正规治疗,到2017年被查出患了慢性肾炎,可还是没好好保养,经常通宵拍戏。”2017年9月,信仰在拍戏的过程中出现了血尿,但他觉得还没到昏死过去的程度,没有重视,只是开了点中药应付。2017年国庆节,他拍完古装网络电影《少年张天师》,从石家庄坐了一夜火车回到武义家里,就昏倒了。

极力反对他走这种秀丑路线,并因此关系闹得很僵的家人把他送到了医院。医院诊断,信仰患了尿毒症,并影响到了心脏。信仰在医院里住了一个多月,保住了性命,但从此过上一周血透三次的生活。“好多剧组的活都推了,只能在家养身体。”信仰回到了过去的宅生活,吃饭和透析的钱全靠父母支付。

“一周三次透析,不能喝水、不能吃水果,更重要的是无法外出拍戏,太难受了。只有肾移植了才能像正常人一样。”医生说要想不靠透析活着,除非换肾。

“我做梦都想回到自己热爱的工作岗位上去拍戏,我想和你们一样大口喝水……”信仰想换肾,他去了上海和杭州的有关肾移植中心进行了移植申请。

“现在在那里排队等肾源,但移植的二三十万元费用没地方来。”这些年来,信仰没有任何积蓄。“家里不愿意给我换肾,有亲戚甚至给我打电话,意思是既然我是网红,为什么不靠自己的能力筹钱呢?”信仰在网上发起了众筹,昔日的粉丝你20元、我50元、他100元,给他捐了1万多元,但很快被人举报了。“他们举报说,我父母有退休工资,可是我家里人这么多年来一直不支持我过这种生活,也不愿意给我换肾,更怕换肾后的排异反应。我了解过,实际上没那么严重。”信仰固执地认为,只要把肾换了,一切就OK。

这个平台不行,他就换一个平台,但还是被人举报。“请大家救救我,我想好好活着……”他一遍又一遍地在朋友圈里发着自己的求助信息和筹款链接,但对于到底能否拿到那笔钱,他心里也没底(平台要求其出具特困证明,这些天他四处奔走,想证明自己无房无车没有收入)。“感觉很迷茫,希望能出现奇迹。”

喧嚣过后,信仰说:“最重要的还是健康。”

来源:金华日报 作者:吴俊斐 责任编辑:黄晓茹